作品相关  01:不该来的竟然来了

章目页数:3106  更新日期日期:22-03-12 21: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修了两个晚上,不修了。稍微改动了一下,看看后面有惊喜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第一篇(修)

    世人曾说,褚惟允是个疯子。

    至于他怎么疯的,民间里流传着两个版本:有人说,他是因为太后病逝,伤心过度而疯,有人说,他是因为贪恋美色,过度思念美人而变得疯癫。

    又有人说,这个皇帝本来就是个疯子。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大徴,景德十五年,尼华罗与几个小国秘密联手,趁大徵军松懈之际,突然发起进攻。一时间,这猝不及防的偷袭让大徵乱了阵脚,逐渐处于作战的劣势。

    大徵军营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许多将士还未做出反应就已被杀死,到最后活下来的只剩下张承谦和其他几个将军率领的军队,他们拼死作战,杀出重围,合力扭转局面。

    可惜,命运弄人。就在以为大徵军反败为胜之时,一向与大徵交好的鹄库突然叛乱,起兵攻打黄泉关,大徵将军束手无策,只好孤注一掷,与敌军死扛到底。可换来的结果却还是黄泉关失守,张承谦也因寡不敌众,被乱箭射死。

    而在战事触发前,大徵皇帝褚惟允曾用书信邀请鹄库王方卓英回都,表面上说是邀他一起共赏上元节,实际则只是找了个触发战争的导火索而已。

    “你当真要这样做?”城内一家不起眼的小酒馆,方卓英添满了杯中的酒,目光犀利的落在对面之人的脸上。

    对于方卓英的质问,褚惟允倒不急不慢,低头抿了口酒,“那是自然。如今尼华罗等几个小国联手攻打黄泉关,但他们那点实力朕心里最是清楚。而鹄库不一样,一旦鹄库加入,攻打黄泉关便不在话下,叔父,这上好的机会难道就要白白浪费了么?”

    “简直胡闹,”方卓英听完此话,怒意已然升起,一时冲动摔掉了手中的酒杯,“黄泉关乃大徵重地,一旦黄泉关被攻破,就如同断了大徵的两翼。而且,大徵一向是几个国中的佼佼者,若这次失守黄泉关,那么注辇对大徵的信任度只会下降,久而久之投靠鹄库。这么做,对大徵并无任何好处,惟允,你这是何苦?”

    “何苦?,”褚惟允将一杯酒灌入喉中,冰冷的酒如利刃扎的喉咙隐隐作痛,他冷笑,“大徽已然覆灭,何况我本就是个暴政的昏君,百姓眼中的疯子。”

    “囚中之鸟,不做也罢,如今天下,江山欲坠,是迟早的事。”

    “那他呢,”方卓英双眼通红,“褚惟允,你可还记得曾有人为了护住这江山差点断送性命,你要知道,这是他用命换来的,你知道么!”

    一把剑抵在褚惟允的胸口上。

    褚惟允眯起眼睛,不屑一顾:“您要杀我?”

    “大汗,切勿动怒啊,”随行的待卫觉得气氛不对劲,好言相劝道,“这个时候与大徵皇帝翻脸,恐怕不大好。”

    方卓英呵斥那怂包:“你懂…懂…”

    一句话还未说完,胸口的疼痛便已袭来。方卓英迫不得已,松开褚惟允。胸口的疼痛愈发强烈,身体内翻江倒海,如火烧般。喉咙间黏糊糊的液体正蠢蠢欲动,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中了那狗皇帝的圈套。

    “褚…褚…惟允,你…你为何要伤他到如此地步?将他用命换来的社稷江山拱手…拱手…相让?”

    “你…要知道,没有…没有回头路…可…可走。”

    卓英大口喘气,一口血喷了出来,溅了褚惟允一身。他的意识已不大清楚,仅隐约见着一张模糊的脸在动。

    “那叔父的意思,是不肯帮我这个忙了?”年轻的帝王傲慢的俯视地上苟延残喘的皮囊,从腰间抽出剑,对着方卓英就是一刀。

    随行的侍从见此画面瑟瑟发抖,心里默念:别杀我,别杀我。

    褚惟允:想什么,亲。

    剑锋一转,随行的小跟班也丧了命。

    “把这里打扫干净,切勿留下痕迹,”褚惟允抹了把鹄库王的血,笑了,“去,告诉鹄库的那些手下,他们的主子死了。”

    景德十五年的上元节,昭明宫内。

    方鉴明坐在软榻上,手执笔墨,正为尼华罗攻打黄泉关一事出谋划策,草拟方案。

    “先生,”内侍既白按照李御医所说按时打开窗子,见方鉴明仍坐在榻上,忍不住好心提醒,“天色已晚,该早些歇息了。”

    方鉴明放下笔墨,缓缓挪动病弱的身体,准备躺下歇息,恰巧外边也在这个时候燃起了鞭炮,一阵噼里啪啦过后,方鉴明才知觉今年是上元节,正是吃汤圆的时候。

    景德十五年,上元节。方鉴明有点发呆的盯着窗外,心想,倘若以前的这个时候碰上要放鞭炮,他是定会连面子也不顾的捂起耳朵,当然了,这定是免不了褚仲旭的一顿嘲笑。

    狗旭:原来鉴明怕的是鞭炮啊。

    小世子骂骂咧咧:信不信我把你丢到水里,让你求我。

    狗旭:不敢不敢,鉴明莫要再生气了。

    如今…自己独自一人过节,倒也习惯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当年那个鲜衣怒马的小世子,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已不再是他。

    他不配拥有,也不配被爱。

    而且眼下战事紧张的很,稍有不慎就会酿成大祸,褚惟允又疯癫,大徵王朝摇摇欲坠,他更是不能撒手。掐指一想,自己还有许多没有办成的事。

    稀里糊涂,也不知想什么,自己隐隐约约听见既白的声音。

    “陛下,先生这几日身体抱恙,已经睡下了。”

    竟然是陛下!方鉴明睁开眼睛,提高了音量:“既白,让他进来罢。”

    眼前的少年并未规规矩矩穿着属于皇帝的服饰,随之代替的则是清一色的黑衣,头发半扎不扎,随意披落,身上散发的气质如同当年他一般,如此潇洒,俊朗。

    “陛下,利来国际AG66可吃了元宵?”

    方鉴明的这个回答,令褚惟允有些惊讶。没想到堂堂卷王开口说的会是这句话。

    “你怎么不问朕关于朝廷的破事,反倒问起这些琐碎的细节了?”

    方鉴明开口:“利来国际AG66是上元节,想必陛下来此这也并非是想听臣唠叨朝廷事务,而是有其他的用意。”

    “如此甚好,”褚惟允很是高兴,“可是利来国际AG66朕来此处偏偏就是想听你对于尼华罗战事的看法,可愿意说来听听。“

    “陛下想听,臣自然是愿意的,只是这尼华罗战事并非简单,还请陛下不要麻痹大意。”

    说罢,便示意既白将桌上的纸张递给褚惟允。

    “这是臣这几天草拟出来的方案。臣以为,这其中必有蹊跷。”

    “哦,有诈?”褚惟允漫不经心捏起那张纸,步步靠近方鉴明,“且说来听听罢。”

    “尼华罗是小国,与它联手的也都是小国。陛下知道,这些小国兵力弱小,根本不是大徽的对手,而眼下却突然要发起进攻,陛下不觉得可疑吗?”

    褚惟允装作一副懂了的样子,故意顺着他的话,说道:“你是说…背后有大国在帮他们撑腰?”

    “臣也以为只是可疑,但证据尚未确凿,不敢妄下定论,若是抛开欺君一罪不说,臣怀疑鹄库可能成为此事的帮凶。”

    方鉴明顿了顿,继续缓缓道来:“陛下知道,黄泉关一带与瀚州挨的较近,尼华罗既然要找靠山,鹄库便是它最好的选择。况且瀚州鹄库实力强大,加之不久之前又统一了鹄库左右部,兵力堪比大徵。虽鹄库现与大徵交好,但也不敢保证鹄库内部会出现几颗老鼠屎,想要坏了这一锅好粥。”

    “那鉴明的意思是…”

    “告知鹄库王,切勿让他大意了。”

    少年心中窃喜,没想到自己的计划竟与方鉴明想到一块去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等他不再是皇帝,等战乱结束,他便可以换个身份重新回归自然,再让既白找个世外桃源,和他所爱的人安稳度过此生。

    少年的目光在方鉴明的身上停留片刻,眼里再也藏不住多年来累积起来的爱意。气息愈发的更加沉重,体内安静了许久的情意再次熊熊燃烧起来,含情脉脉,俯身吻住他软乎乎的唇,双手蠢蠢欲动,一点一点靠近。

    “陛下,不…可。”

    “听话。”

    声音虽狠,动作却是极其温柔。

    方鉴明越想不对劲,褚惟允此番举动,倒像是中了毒的迹象。

    莫不是中了情毒?

    “褚惟允,深呼吸!”

    少年没有理会,双眼迷离的看着他,眼神空洞的就像个死人。

    看来,不该发生的终是要来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yfcdesign.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利来国际AG66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利来国际AG66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利来国际AG66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d88尊龙登录 凯发国际 亚美国际娱乐 利来国际AG66 利来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