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你是我有关于青春所有的遗憾

第一章词数:7595  更新换代时:22-03-03 17: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高中开学第一天,我跪在床上勤勤恳恳地收拾着自己的小窝,幻想着高中三年的美好生活,结果转头就对上你冰冷的眼神,“啧,这个人不好相处。”这是我对你的第一印象。本着友好交友的原则,我还是对你弯了弯眉眼。

    “你好。”

    “嗯。”你简单回了个音节。“多回两个字是会死嘛”,我在心里编排着。相处了几个星期后,我成功将你拉入了班级的大群体中。你不爱说话,我就偏要把你拉过来让你站在我身旁,慢慢的你也开始和同学们熟络起来,话也慢慢变多了。

    “其实你人也挺温柔的,为什么总板着张脸呢?”我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遍问你了,

    “你呢,对谁都这么来者不拒嘛?”你不答反问。其实那时我很想告诉你,来者不拒这个词用在这不太合适。

    “朋友多点有什么不好的。”我打着哈哈过去了,怕你再深问,我心里藏着事自然也没撬开你的嘴。大概是害怕孤独的缘故,我已经习惯了常年混迹于虚幻的热闹之中。

    周五我们俩照常一起坐车回家。

    “你爸爸出差还没回来吗?”你咬着冰棍问我,

    “还没,再说我也要锻炼锻炼自己了。”其实我爸早就回来了,我存了点私心便撒了谎。我们在公交站牌坐下,零食袋被随意地敞放在一旁,车来了我们心照不宣地谁都没起身。

    第一次放学和你一起回家的时候,你说你在高中之前没怎么吃过路边摊。我看着你都快拧在一起的眉毛,把你拉到一个摊位前骗着你吃下了第一口。自此以后,每周五放学就像我们两个的秘密时间一样,我们会买很多很多好吃的,等夜幕追上夕阳,月亮打卡上班我们再启程回家。你每次都会依着我选最后靠窗的位置,我把头轻轻地放在你的肩上,甚至还蛮横地要你放低点身子,你无奈的笑了笑也就随我去了。

    其实你很温柔的,开心地时候会笑,也会把车上唯一的位置让给我,会帮助别人,但好像你的这些优点别人都没注意到,也没人告诉过你,你笑起来和夏夜的晚风一样醉人。我时常劝你不要总板着个脸,你说天性使然没办法改变,再后来某个时刻之后我也再没提过。

    其实你很喜欢自由和刺激的感觉,你总是拉着我穿梭在校园的各个高台之间,两米多的高台你没有丝毫的犹豫便跳下去了,我恐高,在上面畏畏缩缩地不敢跳,你笑着张开怀抱说一定会接住我,我心一横就跳了,落入诱惑的怀抱。

    有一天你拉着我跑到校园的一角,兴奋地给我看你的新发现,鲜红饱满的樱桃映在我的眼睛里,你说这是独属于我们俩人的秘密。那年仲夏,樱桃树偷听了少女赤诚的心跳声。

    夏天过于炙热,无辜的校服被我团成一团塞进课桌,你不知道从哪学的绣活非要帮我在校服内侧绣下我的名字,我半信半疑的把校服交给你,第二天你还回来时,内侧心口的位置多了歪歪扭扭的三个字,那是我的名字。出于感激我也回敬了你一场针线大秀。

    那天我跟在你身后踩影子玩,你突然停下了,我一头撞上你的后背,抬头便开始责怪你为什么突然停下,你身前突然冒出一个脑袋,是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比你整整矮了一个头,小可爱开口说她有话对你说,我知趣地转身离开假装没看见你挽留时抬起的手。

    那天晚上你问我为什么先走,我没回答只说那姑娘挺好的,你又问我会不会觉得这种同性恋恶心,语气有些小心翼翼。我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感觉,你眼里闪过一丝我难以理解的情感,空气安静了一会,你先开了口讲起了自己的初恋经历,我安安静静的听着。

    你的初恋很简单,那个孩子是你的性启蒙者,那也是你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取向,你向她坦白了心意,你们恋爱了,你们又分手了,俗套又热烈的故事,那是只属于你的青春。

    “所以你怎么看呢?”你问我时眼里闪着光。我扭过头去,把即将撒谎的眼睛藏了起来。月亮似乎也有些难过,躲在云层之后不肯出来。

    “挺好的,你可以处处看。”我看着你眼里的光一点点暗了下去。在那个女孩一星期的热烈追求下,班上传来了你恋爱的消息,同性恋可不常见,但那女孩仿佛无所谓一样,大方的向全世界宣布了你。你身边不再是我了。偶尔在路上遇见,我混在人群之中起哄,宛如一个落落大方的好友送去真挚的祝福。

    突然有一天在饭桌上见到你,朋友打趣道:“今天怎么没陪你媳妇。”你抬头看了一眼我,眼中不带任何感情。

    “她今天中午有事。”你嘴角上扬好像很幸福。

    “真是难得啊,你俩每天都在一起。”

    “她比较粘人。”

    “哟哟哟~”

    我默默吃着饭,听着众人的起哄难得的没参与进去。恍惚间我记起我们真的好久好久都没坐在一起吃过饭了,也好久没一起回过家了。秋天降临了,樱桃树下也没了你的身影。

    那个女孩真的很粘人,你慢慢的宿舍也不回了,我们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这年秋天吹走的似乎不只有秘密的落叶。原来俗套故事里的主角也会有人羡慕。

    “快起床了,要迟到咯。”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我还没从梦里醒过神来,本能地找寻着刚刚脸上一触即分的凉意,我把脸埋在你手里蹭了蹭,意识渐渐回流,我眯着眼睛看见了你久违的笑容。

    “你刚刚叫她起床的时候好温柔啊。”女孩咂了咂嘴,语气带上了明显的醋意,我转过头来看你,你皱了皱眉让女孩别再胡闹,我收回眼神转向一条和你们不同的路。

    再后来传来你分手的消息,听到消息时我有点震惊,不是因为你分手而是现在连你的消息我也要从别人口中得知了,不过可庆的是你回来了,我们又成了最要好的朋友。我们无话不谈,唯独避开恋爱的话题,我从没问过你为什么分手,你也没主动提起过。

    女孩后来又来找过你几次,你都躲开了,我帮你挡过几次,女孩梨花带雨的模样的确有些可怜,我有些动心想帮帮她,但都换来了你的冰冷的拒绝。班级聚会上的游戏你输了,众人的八卦之魂燃烧,追着你穷问不舍,

    “你说你怎么就分手了呢,我还以为毕业前你们会一直在一起呢。”

    “就是啊那姑娘来班门口天天找你也不见你松松口。”

    “她找你说做普通朋友你也没答应啊。”

    你面对众人的好奇也没有不耐烦,只是说不合适。那天你喝了不少,回家时,你把一部分重量压在我身上,“我不会和喜欢的人做朋友的。”热浪打在我的耳根处,路上车水马龙,我莫名有些难过。

    星座说天蝎对一个人冷淡只是因为你们不熟,你说你可以装作很喜欢一个人也可以装作很不喜欢一个你喜欢的人,那时我没理解其中的深意,只记得你说这话时眼睛里带着些分外沉重的情绪,却格外的迷人。

    我们忙里偷闲的安稳度过了高二,女孩热情慢慢消耗完了,也渐渐不再来找你了。

    “其实我感觉的到她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我努力过了的,不过好像没什么用。”说这话时女孩脸上没有了眼泪只剩疲倦。

    我将她的话转达给你,你沉默了好久,那不是不舍,而是愧疚。“对不起。”你轻声说,这句道歉是给那个女孩的。

    蝉鸣渐渐褪去,我们迎来了高三。班上来了个新人,我和她有着几个共同好友,于是我们很快便熟络起来,我把她拉入了圈子,她和我一样是个自来熟,她很快就和我们打成一片。你好像也很喜欢她,一下课就去找她,我笑着打趣你是不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你瞪了我一眼没说话。慢慢的你们越玩越好,明明是寒冷的冬季我心里却燥的像是着了火。我们吵架了,开始了我们认识以来的第一次冷战,樱桃树上挂满了冰霜,那个冬天真的好难熬。

    我推开教室的门,脆弱的木板吱呀吱呀的响着,我就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你把校服盖在她的头上,在额头的位置留下轻轻一吻,我在你的眼里看到了少有的珍视,可惜衣服下的女孩看不见你那时动情的一面,你望着不速之客的闯入微微愣了愣,我冲你笑了笑,体贴地给你关上了门。窗台外的利来国际AG66洒在你们身上,我那时还不明白那其实是你为数不多的勇敢。

    晚上,我静静地坐在窗边,身后响起脚步声,你一步步走进了月光里。那晚月亮不太大方,给予我们的光亮并不多。

    ”你放心,我不会乱说。”我听见我的声音响起,平平淡淡的像是在叙述一件小事。月光模糊了你的表情,过了良久你才发声。

    “你还是很粗心啊。”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你也一样,一样胆小。”我冲你笑了笑,也不知道你看没看见,应该没有,不然你也不会连晚安都没说就去睡觉了。后来女孩找我道歉,说要拉上我一起玩,我委婉拒绝了,她的眼里瞬间湿润了不少,我望着她的眼睛看了很久,忽然想起来你说过对她的评价,的确很乖,至少比我要乖。

    “你就和我们一起玩吧。”还有一点她很可爱。显而易见的我微微有些动摇了,女孩又说,我不来你会很愧疚。愧疚嘛,我出于对你这份情感的好奇,答应了她。

    后来那一星期,我们三个一直在一起,女孩很讨喜也很开朗,好像之前我也是这样。看得出女孩很乐意和你玩,一直粘着你,她也很大胆愿意去陪你玩那些恐怖的。她是真的喜欢,我是强撑着喜欢。你们跳下去后,你很自然的转过身来接我,我低头看了看我以前闭上眼狠狠心就能跳下去的地方如今却怎么也迈不开那一步了,那天你伸出的双手最后落了空。

    我的校服丢了,新买的那件没有你亲手绣的名字。那年的初雪来的突然而猛烈,我看着你们打闹的身影放慢了脚步,你注意到我的故意,停下来问我,我笑着说累了不想走了。你说陪我回教室,我摇了摇头把你推向了女孩,

    “我饿了,带点吃的回来吧。”

    你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却被女孩拉走了。初雪一点也不温柔,刺的我眼睛生疼。当晚我搬出了宿舍,故意忽略了你冰冷的眼神。我没解释原因你也没问,旁人有的过来安慰,有的为自己的好奇谋利,也有人漠不关心,新的宿舍很快接受了我,和她们相处很舒服,走的路安安稳稳,不再追求令我害怕的刺激。

    高考只剩一个月了,校园比以往安静了不少,你和女孩吵架了,你身边又没有了人,独来独往,恍惚间我似乎看见了初次见面时你的模样,冷冷冰冰的又有点拽。我身边每天都叽叽喳喳的,对比之下你显得有些可怜。上课时我会不经意间扫过你的脸,那双曾被我夸过纯粹好看的眼睛那一个月仿佛没有任何波澜,海面死一般的沉寂,那是暴风雨的前兆。

    快毕业时,你开口说了那一个月的唯一一句话,游戏瓶子转到你面前,大家起哄问你对我的看法,你久违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平静的吐出两个字“幼稚”,我手里那颗刚摘下的樱桃滚落在地上,染了一地的灰尘。游戏不好玩,我提前离开了。晚上老师犒劳同学们这段时间的努力给我们放了一部青春电影,我躲在悲伤的气氛里哭了好久。

    毕业那天,全班轮流传着在校服上签字,你的校服传到我这时,左手手腕处的位置还是空白,我为这难得的小运气开心了两秒。提笔写下祝福,“利来国际AG66喜乐,万事顺意。”简简单单的祝福语我却想了好久。写好字后我看着那几个字觉得略显普通,就在后面又画了个小太阳。中规中矩的特殊,旁人不会注意到左手手腕处是连接心脏最近的脉搏,这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秘密。

    等到我的衣服传回来时,我没仔细看就胡乱塞在了桌洞里,我害怕你的留言也畏惧失望。

    迎着学弟学妹们的祝福,我们踩在人生的第一个红毯上,我的青春悄无声息的结束了,好像平平淡淡但又轰轰烈烈,所有的真情实感都被留在了那炙热的夏日。

    高考如约而至,当最后一门考完回到家我把如释重负这四个字体会得淋漓尽致。与枕头和被子缠绵了一整天,第二天我抓住夕阳的尾巴醒了过来。房间安安静静的,我抬手抹了抹眼角的泪痕,连梦里你都不放过我。

    填志愿的前一天,全班最后一次聚在的熟悉的教室,已经进入盛夏,燥热在每一个人心中腾起,老师简单交代了下已经说过无数次填志愿的要求,临别时每个人都互相拥抱,我在人群中寻找你的身影,却被告知你已经离开了。

    我忽然想起毕业时结了满树的樱桃,独自赶了过去,这颗樱桃树依旧执着地守着少女的心事,我记得那时我对你说我一定要把这树上的樱桃一个不留的全部摘走,当时你说了句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我还是来晚了,樱桃落了一地,正争先恐后的要成为来年树的养料,孤零零的樱桃树缩在校园的一角,无声地想挽留什么,清风伴在它身旁静静的听着述说。

    我的心没由来的慌了一下,我疯一般地向教室跑去,木板门依旧吱呀吱呀的响着,像是在讽刺寂静的教室。我平了平起伏的气息,一抹红色闯入我的视线,在我的课桌上放着一颗樱桃,未染尘土的干干净净的一颗樱桃。我踩着板凳把志愿墙上你和我的志愿卡片都取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在包里放好。重新回到跳台的地方,可能是许久没来过的原因,那高度似乎比我之前跳过的每一次都要高,我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想最后再跳一次。

    “三,二,一。”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来袭,原来风也偷听了樱桃树下的秘密。“这次我接住你了。”耳边传来熟悉的气息,热气打在我的耳朵上,痒痒的。

    夏天果然是炙热的,唯一解渴的只有你小心翼翼的吻,冰冰凉凉沁人心脾。人生的第一个吻来到突然,我好奇的睁大眼睛观察着你的表情,后来你忍无可忍的伸手盖住了我的眼睛。

    时间好像过了很久,你笑着给我这个新手顺气,我瞪着眼睛看着你,你拉着我的手把我牵到一旁的凉椅上坐下。我喝了口水稍微缓了缓神,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脸上微微有些泛热。你揽过我的肩膀把脸埋在我的肩窝处,我听见了你的隐忍的微弱笑声。我也笑了。那年的柳树下的凉椅上有两个女孩子紧紧靠在一起笑得像个傻子。

    我转过身将身体的重量大半都挂在你的身上,你收紧了手臂防止我掉下去,我伸出手一点一点描绘着你的模样,突然一种陌生感涌上心头,你的头发有些长了,柔软的发丝穿梭在我的指间,有一些不太听话的眷恋的绕上我的指尖,那一瞬间我真的真的好想给你扎一次头发。

    很久之前,我听别人说过女孩子在第二次接吻时会流泪,我亲身试验过,是真的。你看着我哭的泣不成声就只好先离开我的唇去吻我的眼睛。眼泪流进嘴巴里,咸咸的,你那时应该感同身受。我把脸埋在你的颈窝,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没有原因只觉得轻松。

    “说你喜欢我。”我假装凶巴巴的说。

    “好好好,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可是你都不哭的…”你哑口无言,过了好半天才支吾出一句对不起,你一边念着对不起,一边又重新堵住我作恶多端的嘴。那天我们在柳树下呆了好久,准备回家时,晚霞已经悄悄抓住了我们的影子,我们坐了公交车,那天太累了上车后我靠着你就睡着了。

    “等我回来找你。”我看着你跑走的慌张身影莫名的有些落寞。之后的一个星期你没有一点消息,志愿填报结束,我坐在书桌前手指慢慢捻着你的那张卡片,那天你走的急我还没来得及还给你,突然有些后悔了,手上的力度不知觉的就重了点,委屈那可怜的纸了,被我搓的表面的待定已经掉了底下显露出的是一个城市名。

    第八天,沉寂的手机终于响起,我们又见了面,在一家私人影院,你絮絮叨叨的向我解释那天离开是因为你奶奶突然晕倒,你这两天一直在医院,手机在慌乱之中摔了昨天才新买了一个,其实你不用那么着急的,从见到你满脸疲倦时我就猜了个大概。现在看着你喋喋不休的样子又觉得有些好笑,于是我就静静地听着你说。

    “所以我出柜了。”你话题转的太快,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啊,为什么啊。”大概是我震惊的表情太好玩,你轻轻地笑出了声,但我还是十分不理解你为什么要在老人家身体不好的时候坦白这个。

    “嗯,反正迟早要说的,提前给你把名分确定下来。”你说这话时不自然的扭开了头,但我还是瞥见那一抹红晕。我心里的一朵朵烟花绽放,开心地凑过去吻你,纠缠了一会你就趴在我身上睡着了,我调整了下姿势让你睡得舒服些,你睡得很沉,我偶尔低头看看你被暖气熏的红红的脸蛋然后一个人欣赏完了两部电影,明明是很老气的电影,我却难得的没有睡觉。

    我们认识了三年,在某些事上格外一致,志愿你报了我的城市,我报了你的城市。你有些不高兴了,扭过头不再理我,我大概也是没料到初恋一个月不到就迎来了危机,我哄了你好久,“那我有空就去找你。”你声音闷闷的,我听着心里有些难过。

    快开学了你来机场送我,因为我父母在场的原因我们只是抱了抱,你的力气很大我被你箍的生疼。

    “等着我啊。”我笑着答应了。

    开学前半个月我们军训两个人都累的不行还要撑着眼皮聊上两句,结局就是不是你先睡着了就是我先闭了眼,连个互道晚安都没有。终于你忍无可忍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睡吧,我听着你呼吸声就够了。”这种做法的后果大概就是不到军训结束我的话费就用完了。后来军训结束,我们终于可以好好聊天,但也因为排课不同,我们聊天的内容总是前言不搭后语。你抓住国庆长假飞了过来,我带你走过校园的角角落落,我叽叽喳喳的介绍着一切,你笑着听着,眼波温柔。

    临走时你请我们宿舍吃了顿饭,其实早在刚开学后就告诉了她们你的存在,她们惊讶了一下便很快接受了。

    “还麻烦各位多多照顾我家宝宝。”你笑着同她们举杯,我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称呼悄悄红了耳朵。

    “其实这称呼我琢磨了好久,怕你害臊才一直没叫过。”你灼热的呼吸打在我的脸上,我的心跳在那一瞬间好像认了主。临登机前,你把我牵到厕所给我留了个深深的印记。几天后的视频,你盯着印记消失的地方有些难过。我有些难为情的拉起袖子露出左手手腕,那上面刻着你的名字。我看见你的眼睛瞬间红了。

    “疼吗?”你的声音有些颤抖。

    “说不疼你也不会信,幸亏你名字不难不然我才不刻呢。”我笑着安慰道。

    “你看我都为你受了这么疼得酷刑了,你可要好好对我。”

    “我爱你,宝宝,我爱你。”这下轮到我红了眼眶。快放寒假时,我们失联了,聊天记录停留在三天前的那句晚安,我缩在被子里无声的哭着。我父母离婚了,两人争着要我弟弟,却没人要我。

    “弟弟他这么小离了妈妈可不行。”

    “我可以给他更好的生活,就你的那点工资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

    “不行孩子要归我。”

    “归我。”

    最后两人把抉择权交到我手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静静等着法官判决。我被判给了我爸,他似乎努力想维持好一个好父亲的角色,不停给我打钱让我别亏了自己,我们的聊天记录只有转账记录。一周后你终于又回到了我的生活。

    “我奶奶去世了。”你的声音里透露着疲倦。

    “没关系,我现在可有钱了我养你啊。”明明我很想克制自己的情绪,但却越说越哽咽,“我…我也没利来国际AG66了。”于是我们两人就隔着屏幕痛哭了起来。第二天我就买了机票去找你,结果你不在宿舍,消息也没回,我只好坐在你位置上等你回来,可能是前一天太过劳累了原因,我不知不觉中就睡了过去。醒来时我已经躺在了你的床上,你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我。

    “醒了,喝点水吧。”指腹触碰到杯壁,是合适入口的温度。

    “对不起…”你低下了头,我没说话只向前探了探身子去寻找你的唇,我发泄似的撕咬着你的唇,直到一点血腥味在口腔里绽放,我才放开你。

    “以后不要不回消息。”

    “嗯,不会了。”

    我望着你嘴角的伤口不由得笑了起来。

    “带我回家吧。”

    你20岁生日我带你回家见了我父母,你开开心心的收下双份礼金,“你父母还是挺利来国际AG66的啊,我还以为我今天要挨打了。”我笑了笑但没作声,早在对你动心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向全世界坦白了你的存在,父母的眼神大概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变得冷漠。

    我二十岁那天你向我求了婚。

    “套牢了就不准离开了。”冰凉的戒指嵌进了无名指,没一会就和皮肤自带的温度融合在一起。

    “我爱你,宝宝。”

    “我也爱你。”

    “我从来就没把你当成朋友过,你一直都是我的恋人。”

    故事真正的结局,是你我的懦弱错过了彼此,是后来我喝醉了给你打电话,你告诉我那件消失的校服是你拿了去,是你毕业时在我校服上写的那一句喜欢。你裹着寒风的声音钻入我的耳朵,我对你说,对不起。

    是我太胆小了。

    那年的樱桃终究还是落了一地,无人采摘。

    谢谢你给予过我一个炙热的夏天,也谢谢你找到了当时躲在角落里的我。

    我依旧会仰望你,但不再追逐你。

    

赞赏整章    告发此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yfcdesign.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利来国际AG66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利来国际AG66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利来国际AG66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
        
d88尊龙登录 凯发国际 亚美国际娱乐 利来国际AG66 利来国际